当前位置:鸿运论文网 > 法律论文 > 刑法 >

足球“黑哨”行为的刑法定性

2011-02-21 00:00 编辑:admin 来源:发表论文 浏览:

       近几年来,足球职业联赛”黑哨”问题愈演愈烈,2001年底爆发的足球“黑哨”丑闻引发了体育界、法律界乃至整个社会的大讨论。对“黑哨”问题的定性学界虽众说纷纭,但至今尚未有定论。尽管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此专门下发了一个通知,要求对其暂时以“商业贿赂”(即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进行立案,然而这个通知一出台,不但没有平息对“黑哨”问题的刑法定性之争,反而引起了司法实践与理论界更多的质疑。鉴于此,笔者拟就足球“黑哨”行为的刑法定性问题稍作探讨,供学界同仁参考。一、我国刑法学界对足球“黑哨”行为的刑法定性之争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裁判员“黑哨”行为到底是否应该入罪,应定何罪,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也是当前学界在“黑哨”问题上争论不休的焦点。对此,理论界主要有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主张,“黑哨”行为应该依据刑法分则第163条第1款的规定,以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来论处。[1]理由是裁判员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他们只是临时受聘于中国足协,不符合受贿罪的主体要求。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通知,裁判问题可以并入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龚建平”案件显然应当属于此类。第二种观点则认为,从中国现行刑法有关规定以及中国足球职业联赛裁判员的产生来看,中国足球联赛的裁判员既非国家工作人员,也不是公司、企业人员,因而依据罪刑法定原则,不能依据现行刑法处罚“黑哨”行为。[2]第三种观点主张,根据刑法分则第385条第1款的规定,“黑哨”行为已构成普通受贿罪;[3]理由是中国足协与中国足球管理中心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中国足协是国家授权依法进行足球竞技管理的机构,它自身具有行政管理的职能,而裁判在履行自己职务权力的时候,实际上是在行使足协的行政职能,所以裁判属于从事公务的人员,他们收了“黑钱”就应当构成受贿罪。

         上述三种观点基本上囊括了当今刑法学界对足球裁判“黑哨”问题刑法定性的主流观点。第一种观点,因其忽视了职业赛裁判员不具有公司企业人员身份这一事实,因而受到刑罚学界绝大多数学者的批评。对于第二种观点,其缺陷在于认为裁判员不符合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和受贿罪的主体身份,在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不宜按犯罪处理,这僵化地理解了罪刑法定原则,因为罪刑法定不是要求立法上将裁判员明确地规定为某一犯罪的主体。笔者基本赞同第三种观点,因其抓住了“从事公务行为”这个核心,能刺破层层面纱,切中足球职业联赛“黑哨”行为的实质要害,符合我国现行刑法以及相关法律与法规的精神。二、足球职业联赛中裁判行为的定性过去,我们在判断某人是否构成某罪的犯罪主体时,一般主要是看他是什么身份,即所在单位的性质,然后根据其“身份”来决定其“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然而,在我国这样一个处于经济社会转型时期的国家,随着政治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许多事业单位或国家机关的附属单位从中独立出来,成为一种新性质的行业,对于具有一定稳定性的刑事立法不可能对转型时期出现的新的行业和组织一一进行明确定性,从而决定它的是否属于国家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还是私营企业单位。过去那种传统的“以身份定行为”的观念,不再适应形势的发展,因此,我们只有改变这种“以身份定行为”的观念,从“以行为定身份”的角度来看待犯罪主体的定性问题,才能科学、合理地认识犯罪主体的本质。

    热门论文

    随机硕士毕业

    全站推荐研究生毕业论文

    热门毕业论文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