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鸿运论文网 > 法律论文 > 法律史 >

权利名义下的权力胜利

2016-06-06 21:09 编辑:admin 来源:发表论文 浏览:
2015年6月26日,华盛顿,白宫亮起彩虹灯光,庆祝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同性婚姻合法

  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表决结果裁定禁止同性婚姻的州法违宪。至此,美国成为全球第21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以约翰·罗伯茨为首席大法官的这一届最高法院已经多次出现了5:4的表决——4名由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与4名由民主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在一系列问题上形成4:4的僵局,最终的胜负取决于摇摆的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 
  虽然为了争取中间选民,美国两党的施政理念日渐趋同。但至少在口头上,大的政治分歧尚在,我们大约可将之理解为公权力与私权利之争——民主党主张大政府高税收, 以便为民众提供更好的福利保障,而共和党则对一个强势政府心存疑虑,主张小政府低税收。也就是说,民主党信奉更多的政府,共和党信奉更多的自由放任。那按我们中国人的理解,民主党就是左派,共和党就是右派。而在美国的语境下,民主党被称为自由派,共和党被称为保守派。 
  多年来,包括美国人自己也一直普遍存在着一个误解:主张高福利、大政府的民主党,更关心穷人的福祉。而保守的共和党则对穷人冷血无情,自私自利,缺乏社会责任感。连共和党的小布什,竞选口号都改成了“一个道德的保守主义者”,意思是我和传统的冷血共和党不一样,我是“热血共和党”。 但是《经济学人》杂志纽约分部总编马修·比绍所做的调查让美国人自己也大吃一惊:在相同收入条件下,一个“冷血的共和党”,慈善捐款额比一个“心怀苍生的民主党”高出37%;同样, 他们也比民主党人更加热心于公益和社区公共事物。 
  打个比方:一个民主党人、一个共和党人,收入都是1000块。民主党建议政府多收50块钱的税来搞全民医保,共和党不肯。按人数投票后,民主党获胜,50块的税被收走了,现在两个人只剩下950块。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是那个不情愿交税的共和党人,又自愿地拿出更多的钱去帮助穷人。 
  “心怀苍生”的左派,喜欢强迫别人和自己一起多交税,却不愿意自愿掏腰包搞慈善。这样的现象,不仅出现在美国,在欧洲、在中国,也都是一样。 
  究其原因,我觉得左派的朋友们对人性持悲观的态度,认为如果给个体以选 择的自由,社会将退化到霍布斯所描述的“一切人与一切人作战”的丛林社会,故需要利维坦对卑劣的人类施以管制;而右派的朋友们则对人性持乐观的态度。他们信奉康德,认为行善乃是个人的责任。就是说,左派要求个体向公权力让渡更多的私权利,强迫所有人公平地承担更多的义务,以便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而右派则以个人责任为要务,那么既然要承担责任,自愿的状态就必不可少。因为如果没有选择的自由,责任就无从谈起。就好比食堂里只有馒头这一种食品可买,那你声称你喜欢吃馒头就毫无意义一样。故而,右派对向公权力让渡私权利深恶痛绝。在他们看来,这不是多收几十块钱税的问题,而是,私权利被剥夺之后,他们丧失了主动承担责任的能力,从而也就丧失了作为一个个体对同类表达善意和证成自我的机会。
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左)和肯尼迪大法官

  我无意对左右两派的优劣做评判。这种深刻的分歧,或许只是源于对人性悲观或乐观的看法。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个争执也无法消弭,一如甜粽咸粽之争。

大法官们的分歧


  这样的分歧,在美国最高法院,则表现为司法能动主义与司法保守主义之争——民主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主张以积极的态度去解释宪法,要充当改良社会的急先锋。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则倾向于以原教旨的态度去解释宪法,守住司法部门的本分,作为惟一有权解释宪法的机构,以自我克制的态度维系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分立的平衡。 
  然而讽剌的是,美国最高法院最积极的司法能动主义时期,却是发生在由共和党总统艾森豪威尔任命的厄尔·沃伦首席大法官时代。在厄尔·沃伦时期,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一系列判决,比如布朗案、米兰达案、吉迪恩案等,强力推动了少数族裔的平权运动,并极大地改善了贫穷被告面对公权力时被动无助的局面。这一系列判决,深刻而迅速地改变了美国社会,但付出的代价却是:最高法院开了频频越位干涉司法和行政的恶劣先例,以至于保守的艾森豪威尔多次顿足捶胸地说:“对沃伦的任命是我一生中犯下的最愚蠢的错误。” 
  这一次在同性婚姻案中投下决定性一票,并执笔多数意见判词的肯尼迪大法官,也是由共和党总统里根任命的。这并不是他的第一次“叛变”。但这一次“叛变”,却导致了最强烈的争议,也引发了包括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内的少数派的强烈愤慨。罗伯茨们的异议充满了愤怒、冷嘲热讽和尖酸刻薄,很多话说是人身攻击都并不过分。这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这一次争吵,司法能动主义与司法节制主义的老生常谈仍然是主旋律。但是反对方的用语,却是前所未有的激烈。斯卡利亚大法官开宗明义就说:“对我而言,重要的并不是这个法律怎么规定婚姻,而是统治我们的究竟是谁,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他提醒肯尼迪大法官,美国的政体是建立在州自治基础之上的,The United States这个名字就已经说明了一切。而仅仅两年前,肯尼迪大法官本人在另一个案子的判决中,还信誓旦旦地声称“关于婚姻关系的法律规定一直是各州的专有管辖领域……在我们的历史上,联邦政府在婚姻关系问题上听从州法的规定。”既然如此,斯卡利亚大法官继续诘问:在这次判决前,美国50个州中已经有37 个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剩下的州,主张同性婚姻的人们还在一次次地呼吁、游说,他们输了之后不放弃,坦然接受失败的结局,并为下一次能赢而不懈努力。 2009年,缅因州通过全民公决拒绝了同性婚姻。但仅仅过了3年,缅因州人民就改变了想法。“这正展现了美国民主的最佳状态……这正是我们政府制度应该有的样子。”

    热门论文

    随机硕士毕业

    全站推荐研究生毕业论文

    热门毕业论文范文